新華社北京1月24日電(記者徐博 趙宇航 周蕊)國務院決定,從今年1月1日起,企業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水平再提高10%。這是我國連續第十年上調企退人員的養老金,全國7400多萬企業退休人員將因此受益。
      一邊是養老金“十連漲”,一邊是部分省份基本養老基金入不敷出,如何使基金收支達到平衡,如何提高養老金連漲的“含金量”,如何彌合退休人員的收入差距,也是緊要問題。
      養老金十年連漲,“含金量”有多高?
      據統計,“十連漲”之後,養老金絕對水平已從2005年的月人均714元提升到今年的超過2000元。而在此之前的1998年到2004年7年間,我國企業退休人員月養老金一共才增加180元。與之相比,企業退休人員養老金偏低的狀況在2005年後得到明顯改善。
      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新聞發言人李忠在回答新華社記者提問時指出,今年企業退休人員養老金的上調標準是綜合考慮了職工平均工資的增長、物價上漲、養老保險基金和財政承受能力,以及企業退休人員養老金水平等因素來確定的。
      雖然養老金年年漲,但是這樣的調整在企業退休職工看來,由於物價上漲因素的抵消,“含金量”並不高。
      重慶市沙坪壩區的謝女士曾是一名街道企業的職工,2009年退休時,其養老金僅為800多元,連年上漲後已接近1200元。
      “雖然養老金每年上漲,但是肉、油、蔬菜也一直在漲價,開支一直在增加,就以豬肉為例,5年多來價格至少翻了一倍。”謝女士告訴記者,現在每個月的養老金也僅夠勉強維持生活,基本沒有剩餘。
      中央黨校教授周天勇指出,近年來我國CPI漲幅比較溫和,但其中的肉、蛋、米、油等生活必需品漲幅較大,而這些恰恰是退休人員消費的大頭。
      “養老金上漲老百姓肯定叫好,但物價水平尤其是生活必需品的上漲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養老金上漲的福祉。”周天勇說。
      西南政法大學經濟法學院教授熊暉認為,每年上調10%的做法體現了政府對民生工作的重視,但是養老金的上調缺乏制度層面的保障,老百姓“心裡要有底”,有必要建立養老金調整的正常機制。
      實際上,1997年,國務院關於建立統一的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制度的決定中就提出,“要按照國家規定進一步完善基本養老金正常調整機制 ”。2012年發佈的“社會保障‘十二五’規劃綱要”也提出,“統籌建立基本養老金正常調整機制”。
      “這個機制要儘快建立起來。”熊暉說,“調整機制可以選取通貨膨脹率特別是與老年人密切相關的生活必需品的價格漲幅為掛鉤指標,同時調整幅度還應與在職職工的工資水平掛鉤。”
      多方差距很大,養老金“鴻溝”怎樣彌合?
      重慶市江津區某民營企業退休職工李師傅在2008年剛退休時,養老金僅為1200多元,經過連續的上調後達到2024元,但這個數字跟他機關的朋友超過4000元的退休工資相比,至少低了一半。
      養老金的差距不單存在於機關事業單位退休人員與企業退休人員之間,很多國企退休員工養老金也明顯高於非國企員工——同樣家住重慶市江津區的劉師傅是電力公司的退休職工,2008年退休的他現在每月退休工資將近3000元。
      更大的養老金差距還存在於城鄉居民之間。目前我國新型農村社會養老保險的養老金中位數為每年720元,而城鎮及其他居民養老保險的養老金中位數為每年1200元,前者僅及後者的60%。
      西南政法大學經濟法學院陳步雷教授指出,我國現行法定養老保險制度按照職業對企業職工、農村居民、城鎮個體戶、機關事業單位人員等不同群體進行分割,過多的制度性區隔損害了養老保險制度的公平性與互濟性。
      他認為,當前國家財政承擔了機關和事業單位在職人員養老保險中本應由個人繳納的部分,這是有違公平的。此外,公務員保留了退休金的高替代率,而企業職工在降低基本養老金替代率的同時卻未補上企業年金,使得兩大群體的待遇差距持續擴大。建議機關事業單位公職人員要納入國家統一的基本養老保險制度,承擔同樣的繳費義務、享受平等的養老保險權益。
      三中全會決定明確提出推進機關事業單位養老保險制度改革,整合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制度,建立健全合理兼顧各類人員的社會保障待遇確定和正常調整機制。因此從長遠來看,要消除企業退休人員與公務員養老金過大的差距,必須推進養老金雙軌制改革。
      個別省份入不敷出,如何確保收支平衡?
      2012年,我國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收入1.97萬億元,支出1.55萬億元,當期結餘4191億元,累計結餘2.37萬億元。從全國來看基金收大於支,然而在個別省份卻出現了入不敷出的情況,需要財政補貼。
      隨著養老金水平的逐步提高和老齡化——20年內65歲以上的人口將從目前1.15億人增加到2.4億人,越來越多的人需要養老金的及時支付。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副部長胡曉義坦言,基金的壓力會越來越大。
      我國的養老體系有三大支柱,基本養老保險基金、全國社會保障基金和企業年金。其中,基本養老保險基金已達2.3萬億元,全國社會保障基金已經超過1萬億元,企業年金則超過3000億元。
      其中,基本養老保險基金承擔著當期支付的重要使命,是我國養老體系的基石;而社會保障基金則是國家為應對將來老齡化社會準備的戰略預備金。而現實的情況是,全國社會保障基金、企業年金均允許投資運營,而基本養老金由於投資體制落後,只能存銀行和買國債,“貶值”風險巨大。
      早在2012年3月,中國社保基金理事會進行了地方基本養老金保值增值的探索——受廣東省政府委托,投資運營廣東省基本養老結存資金1000億元。該基金權益2012年末餘額為1034.09億元,實現了較好收益。
      針對養老金運營制度改革,人社部部長尹蔚民近日撰文指出,在確保當期養老金髮放和保證基金安全的前提下,積極穩妥推進基金的市場化、多元化投資運營,健全基金監管體制,努力消除基金貶值風險,實現保值增值,以利基金長期平衡。
      中央財經大學社會保障研究中心主任褚福靈認為,養老金是全國人民的養命錢,投資運營必須慎重,實現增值過程中,“安全穩健”是先決條件。  (原標題:視點:養老金“十連漲”底氣何來?)
創作者介紹

買屋

ue71uelbv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